杭州出土的水晶杯真的是战国文物吗?
添加日期:2020-06-07 11:40
作者:科威特赌场
浏览次数:[]

  [图片] 资料来源: 水晶杯_百度百科 此杯1990年出土于浙江省杭州市半山镇石塘村战国墓。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一级文物,2002年列入禁止出国(境)展览的文物名单。 形态特征: 杯高15.4厘米,口径7.8厘米、底径5.4厘米。敞口平唇,杯壁斜直呈喇叭状,底圆,圈足外撇,酷似今天我们使用的玻璃杯。杯身通体平素简洁,透明无纹饰,整器略带淡琥珀色,器表经抛光处理,器中部和底部有海绵体状自然结晶。 此杯是用整块优质天然水晶制成的…

  一、发掘程序上,据 杜正贤 自己说是在木炭层以下,与其他东西在一个层面,并且科研人员对杯子里的土和墓内所取的木炭标本进行测定后得出结论,是同时代的(当然有可能土是后来放进去的),也有考古人员怀疑墓葬在之前遭到过盗掘,但并没有发现被盗的痕迹。当时第一时间也送往北京去做测定并经过了苏秉琦和宿白的鉴定。

  二、艺术层面上,并不十分完美,内壁厚度不均匀,杯口厚度也不均匀,杯子整体是淡黄色,杯底更明显,水晶中也有海绵状结晶。

  三、水晶使用上,其实有悠久的历史,有专门讲水晶玛瑙发展史的书比如《中国古代水晶玛瑙器》,考古挖掘出各种水晶小饰品,还有水晶做的小香囊,这件引起高度关注主要是形状酷似现代的玻璃杯以及这个是早期最大水晶工艺品,不是一般的大。大被关注是因为古人不会合成水晶,只能用天然水晶,天然水晶大的很罕见。只能纵向对比了

  西汉时期的水晶剑首、剑璏,剑首长3.5cm,宽2.3cm,高1.6cm,剑璏长7cm,宽2.1cm,高1.7cm。

  可以看出来,杯子有的有纹,有的没有,不一定非要有纹的。可能也是因为水晶太硬,不好打磨。上面的水晶剑璏也是没纹的,一般的玉剑璏是有纹的如下

  总的来说这个杯子也没那么夸张,还是在可理解的范围内,至于它为什么这么像现在的玻璃杯,不知道。至于刻意造假,我是不信的,考古学家也是有学术道德的,可能会搞错,但没有理由去搞假的。

  ————————————————————————————————————————

  新石器时代~龙山文化(距今4600年~4000年) 黑陶单柄杯 1991年章丘城子崖遗址出土

  三国魏(正始八年) 白玉杯 洛阳博物馆藏 洛阳市涧西区曹魏正始八年墓出土

  图片全部来自微博@动脉影巨巨,为巨巨疯狂打call!!!!!!!!!!!!!!!!

  然后知乎给我推送了这个话题,我感到了深深的恐惧。这个杯子我见过n次,所以昨天并没有搜索相关资料。

  好了,还是说杯具要紧。这个水晶杯啊,别觉得太神奇,近看做工其实很糙,材质的杂质,各种瑕疵。做工放在近代,都属于次品一类。

  就好比隔壁的良渚玉器,粗一看觉得各种高大上几何切割,仔细看看,哈,细节走线各种歪来倒去的。并没有任何超越时代的技术在里面。

  我爸逛良渚博物馆,他认为那些石鉞是复制赝品,上面的那孔是后人钻的,因为有些实在太过规整,像机械做的,后来看到良渚人的钻孔技术介绍,才勉强接受。这就是普通人看到古代东西某些工艺接近现代的真实态度。很正常。

  一般来说,材质会反过来影响造型。水晶这种材料,在当时环境下,就不适合折腾也就磨磨那种造型,我们所看到的文物,我们所谓的器型,只是当时的极小一部分而已。大部分器物,都毁损在时间长河中了。

  这是阿富汗出土的公元一世纪的水晶杯,其精美程度不亚于现代的艺术品,所以,战国水晶杯是真的也没啥稀奇的

  上周去吴山仔细端详了一下,虽然说难以置信,但是没有能够反驳的有力证据。

  1990年10月,杭州文物考古所在杭州市半山区石桥乡一座编号为90-1战国土墩墓中发现。当然我没有找到发掘报告甚至简报,只能说不排除后世的扰乱。

  认真的围着看了两圈,器壁较厚,杂质也不少,绝对不是现代工艺,但是要我去联想任何一个相似的器物,我也想不出来。所以从一个明确的发掘记录出发,我们不能依靠风格、技术来否定。还没有见到热释光的测试报告,可能是无法取样。

  文章最后提到,90-1号墓除了这件水晶杯,还出土了整套原始瓷编钟、陶权及玉璜、玉虎等成组玉配饰。等级可见一斑

  1. 考古出土品,除非有确凿证据,否则都应该被认为是真品。无证据地情况下质疑官方考古作假,不妥。宣扬阴谋论的,则是哗众取宠。极端的例子不是没有,但具体到个案,对真伪的质疑还是需要非常明确的证据。提出疑惑疑点没问题,但如果严肃地讨论,那么还需要深入的比较和研究。2. 文物实物鉴定高度依赖经验,特别是对实物包括仿品的长期观察。但可能经常与一般常识并不相符。比如不是破烂肮脏不规整的才是真品。反而大量文物历经千年,状态如新,也不少见。比如器形非常规整,可能因为现代仿造,但古代作品器形规整的也很多。3. 技术鉴定,需要提供详细的报告,将理论,对照物,对照数据,对指标检测分析的数值,实验过程,方式列明。但即使这种情况下,也有大量的漏洞空子可钻。目前比较广泛接受的有金属成分和陶瓷热释光测试,可以帮助鉴定铸造铜奇物和宋元以前的陶瓷。国外也有实验室可以检测石雕表面是否自然风化等项目,但接受度不高。4. 个人认为水晶杯无疑是真品,馆藏精品,希世珍宝吧。如果你看到过比较大量的现代水晶制品,仿制品,就知道在表面处理和加工工艺上,还是有所不同的。其他方面,网友们分析的已经比较全面。。5. 不要预设结论加上阴谋论地强调一定是假的。非要钻牛角尖的话,建议先全面地研究一下中外古代水晶,然后写篇有说服力或者至少有讨论价值的论文出来。6. 文物鉴定,是世界性的难题。真品也会违背一些既成的观念,仿品则日趋完善,还涉及到巨大的经济利益。既要请各位有志于此的多做扎实的研究,也不妨耐心地期待,让子弹飞一会。时间会提供更多的线索,时间会冲淡利益的牵扯,时间最终会解答所有的问题。

  敞口平唇,杯壁斜直呈喇叭状,底圆,圈足外撇,酷似今天我们使用的玻璃杯1990年杭州半山镇石桥村出土这是迄今为止我国出土的早期水晶制品中最大的一件,是国宝级文物。

  战国水晶杯,应该是杭州博物馆名气最大的一件宝贝。很多人去杭博,都是慕它的名而来。

  立在博物馆展柜里,透明、闪亮,叫人神思恍惚——这多像自己家里的玻璃杯啊。真是难以想像啊,战国时已经有了外形如此现代的器物!

  2002年, 国家文物局公布了64件(组)珍贵文物为首批禁止出国(境)展览的文物名录,这只战国水晶杯,就是其中之一。

  1990年10月,这只水晶素光杯从杭州半山镇石塘村工农砖瓦厂的一座战国土墩墓里现世。

  通体平素、简洁、透明,没有任何纹饰。略带一点点淡琥珀色,杯子表面经过抛光处理,中部和底部有絮状体,那是水晶的自然结晶。

  当年,它被送到北京作鉴定时,中国考古学界泰斗苏秉琦先生捧在手里赞叹:“国宝!绝对的国宝!”

  如今,它的图片不时在网上流传。网友惊呼:穿越!一定是穿越!还有网友开玩笑:“这是我家的牛奶杯,昨天穿越到战国不小心遗失的。”

  战国时期已经有水晶制品了么?古代工匠,能够制造出工艺如此高的水晶制品吗?

  作为世界主要水晶产地的中国,使用水晶的历史可以追溯到60万年前的北京猿人。新石器时代的遗址和墓葬中也曾多次伴有水晶制品出土。商周以后,水晶制品的制作更加精细生动,春秋时期已有水晶生肖雕件出土。这些器物采用圆雕的加工手法,技术上较之仅为钻孔和弧面打磨的工艺难度更高。

  到了战国时期,玉器的生产进入鼎盛阶段,随着玉器工艺和加工工具的不断进步,玉器碾琢水平有了较大提高。所以,水晶杯的制作工艺水平是可能达到这个高度的。

  它的器型确实很罕见,在已出土的战国文物中几乎找不到这种器型的,而且这个造型非常符合人体工程学的要求——手感舒适,使用方便。

  其实,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不要认为今人一定胜过古代。我们的先民在生活实践中早已会运用“人体工程学”的原理了。譬如,有些石器时代的陶杯,已经有了手柄,跟我们今天用的漱口杯很接近。

  专家分析:这只杯子在当时应该不会用来喝水。水晶在当时是非常贵重的物品,水晶杯应该是财富的象征。

  除了这件珍贵的水晶杯,那座战国墓里还出土了整套的原始瓷编钟、陶权及包括玉磺、玉虎等玉件在内的成组佩饰。依照墓葬的规模和陪葬器物来看,墓主人的身份显贵,应该是当时驻守杭州一带的行政长官或军事首领。也有专家推测,这只杯子可能还带有某种信仰寄托,是一件礼器或祭祀用品。

  天然水晶又不稀缺,水晶在天然无机宝石里,几乎价格是最丢人的,就是因为量太大了……

  难的是加工,因为石英莫氏硬度挺高的,但是靠磨制,只要有足够的时间,并不存在原理上的不可能性……

  经过各位提醒,我又考虑和调查了一下,如果是针对附着物或同埋藏土壤等,的确是可以进行碳同位素定年的,可以确定埋藏年龄下限。

  水晶古董实在太不占便宜了,玉石放久了,成为古玉,蜜蜡放久了,称为老蜡,都身价倍增。

  以前听马未都老师说到过,虽然看起来非常具有现代感,但的的确确是真的。这也是通过考古发掘来改变我们认知的一则实例。

  我们暑期课堂领队刚好是孙庆伟副院长(ง ˙o˙)ว在他的努力下,杭博的杜正贤馆长给我们做了场报告。杜馆长可以说是田野考古大神了,在一线工作的时候超级牛掰,中国每年都评的考古十大发现,他曾经拿到过五个。。。(〃∇〃)他自己说如果不退居二线的话他还能拿。。。

  这个战国水晶杯就是杜馆长挖出来的,当地要修公路,在进行抢救性发掘时,杜馆长执意继续挖掘。虽然是他自己挖出来的,但这玩意到底是啥他也没有头绪。杜馆长给我们展示了他当时的发掘现场,据说这个当时还脏兮兮的杯子,在考古学大家苏秉琦先生的手里足足呆了四十多分钟!它确是战国时期的东西,虽然杜馆长向地学家求证过,现在我国并不产这么高纯度的水晶,但千年前的中国的地质也未可知。而且这么一整块水晶如何被打磨成壁厚均匀的极具现代感的杯子,也是一个谜题。杜馆长最后笑着说,永远充满未知与新奇,这就是考古的魅力所在吧!

  。。。。在杭博自由活动的时间我又去仔细看了下这个战国水晶杯。。。真的挺现代的。。。

  有时候没文化的人真可怕,杭州出土的水晶杯是否是战国文物不去说它,我们来想一下:

  2、当时的人有这种工艺没有?有,看看现在出土同时代的玉琮和玉杯就知道了,硬玉与水晶硬度接近。

  所以有句话说得好,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只要没有超越时代的技术限制都有可能发生,所以除开技术手段,现在人类社会发生的任何事情都在古代发生过。

  主要因为这玩意是国产货才有人怀疑是假的,如果是外国的,说它有一亿年历史都有人信。

  虽然从形态上来看很像家里用的玻璃杯,但请注意这是天然的水晶(相信考古工作者已经做过各种的鉴定),是晶体,同常见的玻璃杯;这种人造的非晶质体有质的区别。

  天然的大块水晶即使是现在也有很多,相信以当时的制做工艺,打磨成玻璃杯形态应该不是难事。

  另外前面有人说可能是盗墓者遗留,我说能不能别搞笑,你去盗墓随身会带个水晶杯?

科威特赌场